全職/韓葉

同居背景,有穿小兔子T恤的老韓(

小段子形式,基本都是獨立的

差點就要真槍實彈地上了的R15
  3)yξ  泥萌不覺得這個顏文字很像葉修嗎?ww

 

一起泡澡 



  浴室裏的水聲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韓文清剛把被兩人折騰得不堪入眼的床單拿去洗,這實在費了他不少心力,估摸著葉修應該已經清洗完畢,沒想到回來之後葉修還沒從浴室裏出來。 


  韓文清站在浴室門口,思考也是一兩秒鐘的事,他抓著門把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熱騰騰的水蒸氣直逼上韓文清的臉,朦朧的視線中他找到葉修,那人正軟綿綿地躺在浴缸裏,隨著水波載浮載沉,也不知是不是睡著了。 


  「葉修?」韓文清蹲下身探了大半個身子進去,手指湊上去捏了捏對方的臉,「泡夠沒?我要衝澡。」 


  葉修瞇著眼睛開闔嘴巴咕嚕咕嚕地不知咕噥了什麼。 



  葉修簡直快累炸了,他一點都不懂平時和他一樣宅在家裏的韓文清,為什麼可以在折騰完他的老腰之後還精神奕奕地做家事。 


  人生啊,歲月啊。葉修感慨著坐進按摩浴缸裏,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簡單地說,他睡著了。 


  累極了的葉修甚至連熱水也忘了關,水花透過淋浴設備直灑到他臉上,溫暖又舒適的環境令他的精神全然放鬆,模模糊糊地似乎聽到韓文清的聲音,接著就是他整個身體隨著水流一沉,滿溢出來的水嘩啦啦地流了一地。 


  很明顯地,有誰跟著他一起泡了進來,而這個「誰」除了韓文清之外也不會有別人。這麼一想,他的意識又鬆懈了。 



  這麼多年了韓文清還是一如既往地乾脆,見葉修睡昏頭了遲遲沒有回應,沖了身子也就直接跟著泡了進去。 


  葉修半闔著眼睛打盹,頭一點一點地,對男人來說顯得過長的發絲沾著水露,晶瑩得有些刺眼;臉頰則被熱水蒸得通紅,低垂的長睫毛襯著,實在特別好看。 


  韓文清覺得自己似乎有些瞭解自己為何會喜歡這個人了,但大前提還是對方不嘴欠的情況下。 


  他把葉修按過來吻了吻,然後循著唇上的紋路細細地啃咬著。 


  「唔嗯……」葉修茫茫然地撐開眼皮,「老韓……?」 


  他才軟綿綿地發出一點聲音,韓文清就按著他的腦袋狠狠地把他的嘴唇給堵得密不透風。 


  葉修覺得情況好像有點奇怪,但又說不上來的安穩…… 


  「哥……哥要泡暈了!」他好不容易找回一點神智,從韓文清的親吻攻勢之間掙脫出來,下一秒嘴唇又被封上了。 


  葉修只能被動地跟隨著韓文清的節奏將兩條舌頭纏在一起,他的雙手掛在韓文清身上,只覺得身體軟綿綿地使不上力,唇舌交纏之際他還嘗到一點自來水的味道。 


  韓文清的手從葉修的肩胛骨向下撫摸到腰際,他似乎摸到了不久之前的咬痕,因為葉修在他耳邊嘶地叫了一聲。他稍微放輕了動作,然後再往下,搓揉那因為久坐而變得肉感的臀部。 


  葉修差點叫了出來,意識雖然不夠清楚,但此時的他本能地知道必須阻止韓文清。他整個人猛然往後挪了一個位置,濺起了一大片水花,兩個人登時都被濺了滿臉水。 


  韓文清伸長手臂把他撈了回來,嘴唇輕柔地吻著葉修的嘴角,像是安撫。葉修迷迷茫茫地看著他……至少那手已經不是放在那麼糟糕的位置上了。


  但緊接著韓文清的手就繞到了前面來,順著小腹摸了上去,最後停在他的胸前,手指劃旋般地逗弄著。 


  「哈……嗯哈哈、老韓,好癢……」葉修又是笑又是呻吟又是喘息的,縮著身子顫抖了一陣,臉紅得幾乎像是偷抹了腮紅,「真的會、會泡…………」他的尾音還上揚著,但聲音就這麼斷了。 


  韓文清的手臂還環著葉修的腰,他發現葉修是真的泡暈了,整個人軟倒在他身上,頓時沒了聲息。 


  「……」韓文清想,泡個澡而已,咋就這麼複雜的呢…… 




一起曬恩愛 



  「那啥……我最近發現一件事。」張佳樂坐在霸圖的食堂,他剛吞下一塊切成星型的胡蘿蔔,拾起手旁的餐巾抹了把嘴,「你們看到隊長的新衣了嗎?」 


  「哦哦、有啊,不就是上面印了只小兔子的那件嗎?」林敬言回道,面色自若,但坐在一旁的霸圖後輩們個個都已經抖得和篩子一樣了…… 


  他們真的沒辦法把隊長的臉和溫馴的小兔子聯想在一起啊啊。穿著兔子T恤的韓隊簡直無法直視啊啊啊。 


  在韓文清穿著兔子上衣的這段時間,霸圖的後輩們回避得更加頻繁了,在半徑十公尺的範圍發現他們的隊長都會用光速逃跑,屢試不爽。 


  「我發現兔子T恤的真相了。」張佳樂做了個推眼鏡的姿勢,把手機放到桌上讓大家看著,然後點開微博朋友圈的一張相片。 



  『最近買了件新衣,你們看看哥帥不? 3)yξ 

  畫面上顯示的是一張葉修的自拍照。 



  「這……」林敬言覺得可以吐槽的點實在太多了,不知該從哪里下手,「有什麼問題嗎?」 


  張佳樂戳了兩下螢幕放大,特寫葉修的那件衣服。 


  「臥槽!」林敬言被那張驟然放大的兔子臉給驚恐了一下,然後吐出一句驚恐身旁所有後輩的話,「……情侶衣!」 


  「閃瞎了吧。」作為第一個知情人,張佳樂還是很有餘裕的。 


  林敬言把眼鏡摘下來擦了擦,「話說我怎麼覺得葉修手上的手機有點眼熟…… 


  「「是隊長的手機。」」後輩們齊聲。 


  「我擦!難怪最近老是收到隊長傳來的不明短信,我還以為是我記錯號了。」張佳樂恍然。 



  「……」前輩們真的好忙碌啊。 


  隊長和興欣的隊長也好忙碌啊。忙著曬恩愛什麼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