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

同居背景,OOC,一如既往的甜蜜蜜情侶模式(

有霸圖眾串場

 

一起感冒 



  葉修一早從床上爬起來,發現自己的聲音實在沙啞的可以,但他知道絕不是因為昨晚太激烈云云,因為他倆昨晚根本累得動不了一根手指。 


  於是葉修難得沒有先和韓文清要早安吻就哼哧哼哧地跑去刷牙洗臉了。 



  韓文清端著早餐盤回到房間時,就看到坐在床上的葉修握著筆在小冊子上唰唰唰地寫了什麼,然後拿起來給他看。 


  『老韓,哥好像感冒了。』 


  韓文清看著他,雖說早已過了那種裝病請假不上學的年紀了,但是眼前這個人的話,事情還有待商確。 


  「老韓你那什麼質疑的眼神,簡直對不起哥的真誠!」葉修忍不住發難。 


  他一開口韓文清就嚇到了,那聲音其極沙啞難聽,簡直像有人拿著鐵叉在平底鍋上刮一樣,饒是韓文清這鐵鑄的漢子也忍不住伸手捂住葉修的嘴巴。 


  「知道了,我會幫你和興欣那兒請假。」韓文清兩隻手揉了揉他的臉,「你趕緊把早餐吃了,躺回床上去。」 


  倘若是以前葉修肯定會說「老韓你這麼溫柔畫風不對啊」之類的話,但和一起居住一段時間之後,其實兩人都挺習慣這種猛然會變得小清新暖暖的相處模式了,俗話說歲月是把殺豬刀……把兩個男人的銳氣和針鋒相對全都給磨得一乾二淨,剩下的就是在那其中異常柔軟的部分。 


  說罷,兩個人就各忙各的去了。 



  葉修把餐盤拖到面前,他和韓文清都不太擅長廚藝,這早餐想當然是外頭買的,但像現在這樣一個盤子一個碗地分裝好,韓文清還真是煞費了苦心。 


  葉修吃啊吃啊嚼啊嚼啊,一頓完也有個半小時了,估摸著韓文清應該已經出門到俱樂部去了,葉修就想起那包他偷藏起來的煙,不知最近過得是否安好呢…… 


  一腳才踩到床下,韓文清的人影就出現在門口,嚇得他像膝跳反應一樣彈了回去,心虛地用那嘶啞的聲音嚷嚷道,「老、老韓你怎麼還在家啊?」 


  「我也請了一天假,總得要有個人照顧你。」韓文清說著,走過來將葉修吃空了的餐盤收走時他挑起眉,「……要不要解釋一下你剛剛想去哪?葉修。」 


  葉修覺得此時的韓文清看起來真是太TM邪惡了。 



  韓文清對著一個感冒中的人下手完全沒有心軟的意思,半分鐘過後葉修就被整治得癱回床上去了…… 


  「耳朵湊過來,幫你量個體溫。」韓文清坐在床邊,手上拿著個從醫藥箱裏翻出的耳溫槍。 


  葉修簡直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了,訕訕地挪了下腦袋就不再移動,韓文清沒辦法只好自己靠過去。 


  然後葉修就伸出手臂勾住了他的頸子。 


  「……韓醫生不是想量體溫嗎?」葉修為了不讓自己的聲音沙啞難聽,所以幾乎是壓著嗓子在說話,韓文清就這麼看著他那極為靠近的唇上下開闔,一字一字地慢慢吐出,「量量口內溫度……怎麼樣?」 


  「沒門!」韓文清略為強硬地把他推開。 


  葉修被他推得頭暈目眩,但還是不依不撓地堅持撲了上去…… 


  於是三分鐘之後兩個人都互相吻得頭暈目眩。 


  但至少韓文清透過了攪和舌頭知道了一件事兒,就是葉修這傢伙沒有發燒。 



  「一樣進行上午交叉時段的個人訓練,做完的就自主訓練吧,今天隊長也不會到場。」張新傑一早宣佈完事情就讓身旁的霸圖一線隊員退開了去,林敬言和張佳樂在此時靠了過來。 


  「新傑啊,隊長怎麼連著請兩天假呢?發生什麼大事了嗎?」林敬言問,張佳樂在這時候適時地搭腔,「反正一定是老葉害得唄。」 


  「你覺得他們會不會某天就一起請了產假……」張佳樂說完,自己也像被雷到一般,抖了抖肩膀。 


  「你別說,我覺得還挺有可能的。」林敬言也是知道他們倆那黨事的其中一份子,聽了只覺得眼皮直跳。 


  「我剛剛打去興欣問過,他們說葉修也請了假。」張新傑這一刀補得堪稱及時,不愧為四大戰術大師之一。 


  「……不會真的是產假吧?」張佳樂目瞪口呆。 



  而此時的韓文清和葉修兩人正雙雙病奄奄地躺在那張雙人大床上。 


  「呵呵,老韓你這麼壯的一個人也會感冒啊?」葉修的嗓子已經好了很多,起碼可以自由自在地嘲諷人了。 


  「……讓你愛親。」韓文清低低地擠出一句話,他的聲音配合著低沉嘶啞倒是很有魄力,足以讓人交出鎖在保險箱裏的房地契。 


  「好啦,現在我們都感冒了。」葉修模模糊糊地說著,慢慢地挪動頭頸找到韓文清的嘴唇,「可以親個夠…… 




一起熬夜 



  葉修那日夜顛倒的生活作息只維持了三天就被韓文清強硬地調整過來了。其實葉修也不是特別喜歡在夜晚活動,只是通常在半夜會比較有幹勁罷了。 


  「唔,老韓,你幫我拿枝筆。」葉修坐在地上,頭枕著坐著電腦椅的韓文清的大腿,伴隨著說話聲他抬起頭又伸直了手,對著桌上的筆筒比啊比,「就那個,紅色的那枝。」 


  「謝啦。」接過了筆,葉修說道。 


  現在大約是淩晨三點,韓文清平時大多不會熬得那麼晚,但手頭又有明天急著用的資料,迫不得已只好熬夜處理。 


  至於葉修,工作是沒那麼忙,他現在與其說是興欣的隊長,還不如說是精神指標,只要偶爾回趟H市看看新人們,以及與隊友們敘敍舊就行,畢竟從Q市到H市的機票也不是那麼便宜的。 


  熬夜整理資料這種事他也好久沒做了,生理時鐘令他不停地犯困,或許該去泡杯即溶咖啡什麼的…… 


  「困了就回床上去。」韓文清看他臉都快埋進檔裏了,忍不住伸手把他撈回來。 


  葉修搖搖頭,他瞇著眼睛往韓文清腿上的布料蹭了蹭,「我去泡咖啡,你要不要也喝一杯?」 


  韓文清看了他一眼,然後答道,「好。」 



  結果韓文清十五分鐘之後找到在廚房裏打盹的葉修,正在給咖啡加牛奶的葉修就維持著傾倒的姿勢,牛奶灑了一桌子都沒察覺。 


  「這個花式表演可不太成功。」韓文清從背後抱住他,找到抹布抹掉一桌子牛奶,葉修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就順勢捏了捏葉修的腰,「解釋一下為什麼不去睡。」 


  葉修抬了抬眼皮,然後放鬆了身子讓自己整個納入韓文清懷裏,「床不暖,睡不著。」 



  可能是已經習慣有你溫度的被窩。葉修閉著眼睛,覺得自己應該睡著了。 




一起變老 



  葉修和韓文清同居已經過了三年了,雖然這三年比起他們相識的時間來說一點也不算什麼,但葉修覺得還是挺珍貴的。 


  比如說,他知道韓文清總愛穿哪一牌的四角褲。 


  比如說,在韓文清脅迫利誘下他的體重真的降下來了。 


  比如說,在倉促消逝的歲月下,他至少知道有一個人會陪著他變老。 


  若是放在幾年前,葉修大概八輩子都想不到自己會跟著這麼一個人過完一生,而那個人竟然不是榮耀。但現在想想,實在挺好。 


  「老韓。」葉修才吃飽正在剔牙,他挪了挪臀把頭枕到韓文清肩膀上,「你不覺得,咱現在這樣挺好的?」 


  「現在才這麼想?」韓文清淡淡地注視著他,但葉修看得出那眼底溫暖而柔軟的情緒,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來。 


  「十三年了,真不容易。」葉修感慨起來,順手將用過的牙籤一投,喀當了聲準確地進了垃圾桶裏。 


  他回頭把下巴嗑在韓文清肩膀上,「哥目前為止半個人生都跟著你過了,高興不?」 


  韓文清轉過頭,嘴唇點在葉修那片雪白得可以的額頭上,「煩得很。」 


  煩歸煩,他們還是會一如既往地繼續下去。 


  葉修感受著額頭上略帶濕熱的熱度,又笑了起來,他伸手扯住韓文清的後頸,嘴唇湊上,輕輕地吮吻起來。 


  頓時室內只剩下曖昧不明的嘖嘖聲,兩人吻得帶勁了就雙雙滾到沙發上,韓文清三兩下把葉修的褲子扒了,接著耳邊就傳來葉修的笑語。 


  「老韓你悠著點,年紀大也不怕腰閃了。」葉修取笑著。 


  韓文清挑起眉,抓著葉修的兩條大腿向外分開,「我的腰力是不是和以前一樣好,你待會可以親自體會體會。」 


  而這又是韓文清的另一個一如既往了。

 

 

────────────── 

關於同了個居這篇,從一開始就很執著用「一起變老」作結,覺得人生當中能找到陪伴自己變老的人真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了,過程中或許會有爭吵(但本文中完全沒有提到)或許會有歡笑,但只要在一起吧,有什麼是不能克服的呢?(寫作文嗎天ww

總之希望韓葉能夠一如既往幸幸福福地在一起(*´*)(*´*)

最後謝謝一直看到這裏的小夥伴們,祝你們幸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