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

架空,畫家PAROOOC

短篇,大概是個一邊畫圖一邊談情說愛的故事(?



獻給你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



【兩位畫家】



  韓文清和葉修從沒想過他倆可以和平相處地在同一個畫室裏畫圖,但顯然租借場地的主任沒多考慮下他們的心情,令這兩位已經在藝術界鬥智鬥勇十年的就這麼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相遇了。


  一開始還是很和平的,畢竟誰都不知道原來中間那道隔屏後藏著個自己的死對頭,直到葉修不小心踢翻了顏料,接著聽見隔壁發出一聲響亮的「操」之後。


  「……老韓?」


  「……葉修?」


  掀開了中間的屏風後,兩個從畫布旁探出腦袋的男人都傻了,但也不過是那一兩秒鐘的事,比起照看眼前的死對頭,兩人更在意眼下的「危機」。


  「哥的褲管!」葉修哀嚎著,他那條等上三個禮拜才送達的感覺很有藝術家氣息的破洞褲子正泡在靛青色的顏料裏。


  「我的畫紙!」韓文清簡直心疼炸了,被他置放在地上的畫紙整迭泡了湯。


  對於畫家來說,畫紙也算是決定作品最終呈現樣貌的重要元素之一,現在他失去了畫紙,就像拿著不趁手的畫筆作畫一樣,在起點上就已經輸了大半。


  韓文清惡狠狠地轉過頭去,用那足以令三百米內的生物聞風喪膽的表情瞪著葉修。


  葉修的心情也沒好到哪去,他剛損失了一件穿起來挺舒服的褲子,但畢竟這事兒還是他惹出來的,在氣勢上也比較弱一些。


  「先說好。」葉修先開了個頭,拿著最大號的畫筆氣勢洶洶地站了起來,「打架的話,別碰到手。」


  「還有。」他補充道,「別打臉。」


  「……正合我意。」韓文清也隨手抓了筒畫筆,表情陰沈地站起身。




【畫筆與顏料】



  當初答應兩位畫家租借美術室的教導主任一推開美術室的門就傻了,裏頭簡直像世界大戰後似的。


  主任揉了揉他那雙老眼,再揉了揉他那雙老眼,美術室裏依然佈滿了各式各樣的顏料,讓他想起上個禮拜才被不良少年亂噴漆的校門口,和眼前的景象相比簡直是同等級的慘烈,他的心都抽抽地泛疼了。


  「……難道他們要求的不是畫圖,而是彩繪教室嗎?」主任細聲嘀咕著,開始懷疑自己開門的方式是不是錯了。


  「韓文清大師、葉修大師!你們還好嗎!」他一面喊著一面走入美術室,發現越深入內部,顏料噴濺的痕跡越是怵目驚心,特別是那鮮紅色的顏料,簡直和凶案現場沒兩樣。


  教導主任小心翼翼地躲避著滿地狼藉,好不容易來到那扇大屏風前,使力一拉,他又傻了。


  呈現在他面前的景象是,藝術界的葉修大師整個人騎在韓文清大師身上,拿著個畫筆往對方的白襯衫上塗啊塗,不亦樂乎,這麼看下來,韓文清胸前布料上那兩顆看起來十分惡趣味的黃色星星肯定也是出自他手。


  但葉修自己也沒好到哪里去,他身上的衣物沒一處是沒沾上顏料的,特別是那條破洞的褲子,花花綠綠五彩繽紛,變得更加炫酷了。


  教導主任兩隻老眼都瞪呆了,這是在打架呢?還是在嬉鬧呢?哎呀反正阻止就對了!


  「你們通通不要動!」主任非常有氣勢地大喊了聲。


  「……」葉修塗著顏料的手頓了一下。這是在演警匪片啊?


  「……」韓文清覺得自己再不動就要被上頭這傢伙壓扁了。


  教導主任回神就發現自己正承受著兩位重量級大師的眼神關注,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氣勢一下就全轉變成嬌羞了,「那個、大師們感情還真好啊,呵呵呵……


  「不好,真心不好。」葉修總算察覺自己的姿勢似乎有點詭異,唰地瞬間爬起身,然後沒事人般地整理起衣著來了。


  「能幫我們準備新的顏料和畫紙嗎?」韓文清倒是表現得很平靜,此刻他也覺得和葉修再繼續糾纏下去絕對沒有個結果,乾脆轉而面向大局觀。


  「顏料的話,美術室收納箱的存貨絕對夠用。」教導主任信誓旦旦地說著,然後問:「畫紙您需要哪種呢?」


  韓文清報出了一段高端洋氣的畫紙名。


  「呃……」主任頓時卡殼。


  「沒關係,麻煩你先準備齊顏料吧!」葉修在這時突然插了句話。


  韓文清默默地盯著他看,心想不知道這傢伙又要惹出什麼令人意料不到的麻煩事兒。




【畫家協力】



  教導主任備齊了顏料之後,葉修把自己原本坐著的小板凳給挪到韓文清旁邊,接著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認真嚴肅地開口,「老韓,哥有個主意。」


  韓文清一聽到他那自稱,頭上的青筋就撲騰了兩下,但到底還是忍了下來,「怎樣?」


  「咱們一起畫張圖吧。」葉修一臉這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點子一般的表情,「用我的畫紙,你的畫筆。」


  韓文清皺著臉,拱起手敲了敲對方的腦袋,「你腦子沒壞吧?」他用看待異型生物的眼神注視著葉修。


  「壞你妹!」葉修縮起身子往旁邊閃,然後舉起他那束因為方才打架而全都開了花的畫筆,「不然你說這要怎麼辦?一時半刻也尋不到代替的啊。」


  這倒是個問題……


  韓文清沈默下來,他的視線緩緩轉向擱在地上還沒收拾的泡水畫紙,半晌又轉了回來,用一種心情複雜的眼神盯著對方。


  「……就這麼辦。」他說。



  確認計畫之後,兩位畫家開始大舉動工。先是將畫架搬到光線、視野良好的窗戶前,接著開始清理滿地的顏料,最後整理出一小塊乾淨且氣氛佳的區域來作畫。


  不過兩人心裏都覺得只要自己所處區域範圍裏有對方,那必定是腥風血雨不得安寧的。事實上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沒特地隱藏起這種情緒,雖然彼此都同意了提案,但沒有一個人是覺得這事兒最後能成的。


  「行了。」葉修拉著小凳子到畫布前坐下,一手拍了拍旁邊的凳子,抬頭看向韓文清,「開工啦!」


  韓文清跟著坐到板凳上,將畫筆沾了水遞給葉修,「你說要是到最後這圖畫不成了呢?」


  「那也沒什麼,頂多拒絕參展唄。」葉修笑得雲淡風清,韓文清就直皺眉。


  放了展覽的鴿子一點也不是小事情,光是展覽的退票啊、後續處理啊、粉絲的心情什麼的就足夠令主辦商頭大了,風波過後畫家的信譽肯定會受到影響,更何況是他們這種等級的大師。


  「圖一定得畫成。」韓文清堅定地說了句。


  「那還用說。」葉修回答。




【你的顏色】



  關於合力創作什麼的,兩個男人都算是第一次接觸,所以在目標上也沒有多作爭執就和平地擬定了。


  窗外的天空,眼前的景色。這是本次的創作內容。


  調色、下筆……緊接著兩人的筆桿就打架了。

 
  「幹什麼呢?一邊去。」葉修抵著對方的筆桿催促道。


  「你才是,調得那什麼要紅不紅的顏色?天空長那樣子的嗎?」韓文清也很堅持地沒有鬆手,於是兩枝筆桿又撞了幾下。


  「這是哥的心情!你不懂!」


  「誰理你,快收回去。」


  局面持續僵持。兩人心裏都直喊不妙,這麼下去又會重蹈覆轍地打起來吧?


  最後,兩個人非常默契地一起收了筆。


  葉修尷尬地咳了咳,「好吧,我們訂個詳細點的遊戲規則。」


  韓文清沒說話,但從臉部表情來看,心情是大大的不好。


  「之後要下筆的人都要先說清楚自己要抹什麼顏色上去,這樣行了?」


  「嗯。」韓文清沈著臉應聲。



  葉修握著自己不怎麼熟悉的畫筆,在調色盤上調了個明亮的鵝黃色,而後再控制了下筆刷的濕度,慎重地塗上畫布。


  「成熟香蕉的黃──」他一面塗塗抹抹,一面拉著長音。


  「……」敢不敢換個比較優雅的辭彙?


  葉修像是感覺到了對方的怨氣,改口換了個比喻:「黃少天的黃──


  「……」太抽象了。
 

  「馬卡龍粉。」韓文清也動筆,給畫布中的天空添了點亮粉色。


  「老韓你很常吃法式小圓餅呢?」葉修有些驚訝,塗在畫紙上的顏色那比較圓的簡直就像個馬卡龍貼在上頭一般。


  「偶爾買來吃吃。」韓文清面無表情。


  「呵呵,韓大師真少女。」葉修湊上去拍拍他的背,「也給我介紹那家店吧?」


  「就在車站的隔壁,你要的話待會就能去吃。」韓文清側頭看他,手上加了點力道抹開那粉紅的顏料,接著洗淨畫筆,「你之前……神隱了很久。」


  他像是在考慮措辭一般,停頓了一段時間,「你去哪了?」


  「沒去哪,只是一些雜事纏身而已。」葉修眨了眨眼睛,趁著對方不注意「啪」地塗了個顏色上去。


  韓文清仔細一看,正是最初那他們爭執了半天要紅不紅的微妙顏色。


  「……」算了……


  葉修露出了一抹詭計得逞的狡猾笑容,空出左手拍了拍對方的臉,另只手則拿著筆沾了灰黑色。


  「這是老韓黑臉的顏色。」他繪聲繪影地描述了一番。


  韓文清盯著葉修的臉看,他已經不曉得有多久沒在藝術雜誌以外的地方瞧過這傢伙的臉了。


  先是無預警地在藝術界消聲匿跡,接著又猛然蹦出來,大張旗鼔地發佈了參與展覽會的消息,總之這人平常看似很低調吧,但他的一舉一動卻總是牽引著所有人。


  韓文清覺得他好像瘦了,下巴變得又細又尖,視線再挪上去一些……形狀姣好的嘴唇正勾著一個賞心悅目的弧度。


  韓文清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握著筆桿的手不自覺地調了個十分曖昧的肉紅色。


  「老韓,這是什麼顏色啊?」葉修笑得一臉不懷好意。


  韓文清抬頭望向窗外,「夕陽紅。」


  「明明是臉紅的紅。」葉修看著他的臉。



  一直吵吵嚷嚷到天都要暗了,夜晚的景色悄然地佔據了一小半天空,他們的作品總算完成了。


  葉修揉了揉因為長時間保持畫圖的姿勢而變得酸疼僵硬的肩膀,接著有雙手從他背後穿過,力道恰好地捏在他的肩膀上,一下一下地替他按摩起來。


  葉修舒服地瞇著眼睛,忍不住哼哼,「啊……累死哥的一把老骨頭。」


  「但結果挺不錯的。」他的眼神沒離開過畫布,圖畫上的任何色彩都是他們兩個一筆一劃刻上去的,這象徵的意義實在太不凡。


  他們兩人,葉修和韓文清,糾纏了十年的首次合作──光是這麼打出標題,就已經極具話題性。葉修簡直可以預見之後如同激烈的化學反應般的發展,接著採訪不成的記者們又要把他那張在高中時拍的黑歷史證件照給放上雜誌了……


  「是挺好的。」韓文清看著他,「但不會有第二次。」


  「不會有第二次。」葉修點頭同意。


  他們的距離不知不覺地越發靠近,最後,兩人的身影貼在一起。




【展覽會】



  整個藝術界都沸騰了,先是消聲匿跡許久的葉修大師的複出,再然後是兩位頂級大師的攜手合作,於是定期舉辦的展覽會人潮罕見爆棚,顯然不論初見藝術圈的新人亦或大師級的人物都想親自一睹光采。


  烈日下,兩個戴著棒球帽的男人鬼鬼祟祟地從展覽館的後門溜進去,作為參展者理所當然是不需要門票的,也並非需要如此小心翼翼地躲開人群,但這兩人可以說是站在這波浪潮尖端的人物,說什麼也得低調行事。


  「終於混進來了……」葉修摘下棒球帽給腦袋透透風,大熱天給悶得頭皮都出汗了。


  「一句話形容現在的狀況?」他問韓文清。


  「盛況空前。」韓文清答得實在。


  「多虧了哥無人能擋的魅力。」


  「……」韓文清不太想理他。


  葉修和韓文清肩並肩地走著,最後手抓著手好不容易突破人群來到重點展覽的掛畫前。


  鎂光燈聚焦在那幅圖畫上,上方還拉上一個大紅布條,洋裏洋氣地寫著「葉修與韓文清攜手合作」的字樣。


  「看!哥的名字被擺在前面。」葉修小抬下巴。


  「因為有人把複出這件事搞得眾所皆知吧。」韓文清毫不留情地吐嘈。


  「我看看……作品名的顏色配得很好嘛。」葉修嘖舌,「獻給你……」他說了前三個字就訕訕地停了下來,這彷佛告白一般的文句他們那時究竟是抱著什麼心情想出來的啊?


  「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韓文清接下去說道,握著葉修的手緊了緊,「歡迎回來,葉修。」


  「……嗯,我回來了。」


  葉修抬頭看著他,手上的棒球帽往兩人臉上一擋,他們就這麼在人群中交換了吻。

 

 

─────────────

畫家設定的韓葉想寫好久啦,覺得葉神的美手除了最適合敲鍵盤之外還很適合藝術類的工作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