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

架空,OOC有?

不知不覺變成完全不是小段子範圍的字數(……),所以這次單發w




游泳教練×人魚「摸了魚尾巴你就得娶我了。」



  韓文清拾獲那只迷路的人魚時,正好是兒童游泳班放學的時候。


  泳池的燈全都滅了,月光幽幽地灑了進來,頓時滿池水閃爍著螢光,空無一人的陰森泳池完全可以當作熊孩子們的試膽場所。


  韓文清正隨意地用泳池旁的淋洗設備清洗身體,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啪沙啪沙的拍水聲。他這個人是比較科學的,沒先往靈異的方面思考,而是想是不是有孩子閉館後還留在泳池裏的?這也太危險!


  關上了水,韓文清一面擦拭著身體一面朝水面上望去……果然有個人在!


  那是個披頭散髮的男人,在水裏自由自在地遊著泳,姿勢說不出的優美,像是與生俱來就該這麼待在水裏。


  但此時韓文清才管不著對方游得多美,閉館後可是禁用泳池的。


  「喂,你快上來!」他朝著那男人喊了幾聲,對方馬上就停了下來,但仍然待在水裏,睜著兩隻眼睛望著他。


  韓文清沒辦法,只好自己走過去伸手把對方拉起來,不料男人竟然還掙扎了起來,濺了他一身水花。


  「不不不,你誰啊?哥才不要上去……上去,嗷!」男人開口大叫,但最後還是不敵韓文清的臂力,啪一聲地摔在游泳池的瓷磚上。


  然後,韓文清就聽見一陣啪嗒啪嗒的響聲。


  ……啪嗒啪嗒?


  韓文清低頭一看……男人的下半身是條魚尾巴,正呈現離水魚的姿勢啪嗒啪嗒地拍著光潔的地板。


  趁對方瞪大了眼睛怔著的時候,葉修則是飛快地噗通了聲跳回泳池裏,避免了缺水的危機。


  「你是……人魚?」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發問了,哥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葉修覺得回到水中就是自己的天下,說話也得瑟了起來。


  結果韓文清一個伸手就像拎小雞一樣把他拎回岸上曬魚幹。葉修不用兩下就保證自己絕對誠實以對。


  韓文清問他從哪里來的,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理應當是人類活動範圍的游泳館裏。


  「我是從大海遊到這裏來的。」葉修說著,他整個人都泡在池水裏,只露出一顆腦袋,似乎是被方才的曬魚幹之刑給嚇得不清,「本來我聽到一個人的呼喚,但那聲音很快就消失了,完全找不到。」


  「所以……」人魚支支吾吾地沒有開口。


  「所以你迷路了?」韓文清面無表情地戳別人痛處。


  「就是這麼一回事。」葉修擺著一張認真無比的臉。


  韓文清不知道該不該信他,總之先大略信個三成。而且比起這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想確認。


  他的手一下子伸進水池裏,由下往上摸了一把那不像仿物的魚尾巴。


  ……嗯,是真的是魚。



  「韓文清我跟你說,你剛剛的行為叫作性騷擾。」葉修兩隻手伏在游泳池邊,表情看起來很微妙,臉頰似乎還有些燒紅。


  其實他也不是那種連摸也不讓人摸一下的害羞小姑娘,只是人魚的尾巴實在是個大弱點,那佈滿各種細細小小神經的地方過於敏感。受傷的話會很疼,單單觸碰一下就會感到一陣麻癢。


  所以葉修才在毫無防備地被韓文清碰到的時候,無法克制地發出了一聲煽情的叫聲。


  韓文清摸完之後也被葉修的反應嚇到了,原本準備收回來的手就這麼僵在半空中,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裏外不是人。


  然後兩個大男人(其中一位是魚)就這麼大眼瞪小眼地陷入僵持。


  最後韓文清覺得這麼僵持下去實在不是辦法,非常突兀地開始了自我介紹,彷佛徹底忘記了方才的插曲。


  沒想到在那之後,葉修又舊事重提了起來。韓文清現在的心情有點像被同樣一顆小石子絆倒第二次。


  「你摸了我的魚尾巴,只好把我娶回家了。」葉修嚴肅地說著。


  韓文清看著他的表情,分不出真假,忍不住也跟著嚴肅起來──雖然他原本就是一副不能開玩笑的模樣。


  不料葉修突然用尾巴掃了他一臉水,「呵呵,開玩笑的。你難道真想娶我?」


  韓文清把他按回水裏,對方還張著的嘴就噗嚕噗嚕地吹出一大團泡泡。



  「那你要怎麼辦?能遊回去嗎?」韓文清覺得眼下最大的問題是這個,「你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裏。」


  「我不知道我怎麼來的,自然不知道該怎麼回去。」葉修聳聳肩,在水面上拍了兩下尾巴,「而且我覺得這裏挺不錯的。」


  這是室內溫水游泳池,舒適得不得了,你當然覺得不錯。韓文清心裏想著。


  雖然想過或許可以把這傢伙挪到附近的河川裏,但這麼一來被別人發現的機率就太高了,以對方是個特殊物種的狀況來看,搞不好會被送去解剖。


  這是自己第一次親眼見證原本以為只存在於奇幻故事裏的生物,韓文清才不會讓他輕易地消失。


  「好吧,你可以留在這裏。」韓文清最後還是點頭了,然後從不遠處拖著一個東西回來,「但是早上有人活動的時候,你必須用這個。」


  葉修撐起了上半身抬頭一看……那是個小朋友用的橡膠游泳池。



  於是後來他們就一直維持著這種養與被養(……)的狀態。


  白天韓文清總會比之前上班的時間還要再早一些抵達游泳館,將橡膠游泳池打氣完畢之後裝滿水,再吃力地將比擬成年男人體重的人魚扛到裏頭去,最後再移到教練的個人休息室裏。


  久而久之韓文清都覺得手臂肌肉變結實了,持續被餵養的葉修的臉似乎也圓潤了起來。


  「你是不是變胖了?」韓文清蹲在橡膠泳池旁看他,捏了一把對方肉肉的臉頰,覺得大概可以做三層漢堡肉,「晚上有沒有好好游泳?」


  「……呵呵。」葉修高貴冷豔地冷笑了一聲,十分幼稚地把臉給撇開了。


  吃飽睡睡飽吃,肥死你活該。然後韓文清就敲定今天晚上開始監督葉修游泳。



  韓文清忙了一整天,終於熬到關門閉館的時候了。他把大門給鎖了,然後繞行游泳館一周,確定沒人在裏頭逗留,才到休息室拖啊拖地把葉修移到泳池那兒。


  剛到池邊,葉修就迫不及待地噗通了聲甩動魚尾巴跳進水裏,韓文清覺得他實在太喜歡水和游泳了,但自己其實也算是那種狂熱份子。


  身為人吧,都是需要水的。


  韓文清看著葉修在水中悠遊,美人魚會被稱為美人魚一定有它的用意,至少這一刻,他覺得葉修的泳姿是極為美麗的。


  他在水裏的一舉一動彷似理所當然,水隨著他的身體舞動、拍起,蕩出一波波漣漪,最後水彷佛依依不捨般地纏在他的墨黑髮絲上,牽成一條銀線一顆顆地滑落下來。


  韓文清遠遠看著他從泳池的這頭遊到那頭,快活得像是真的成了條魚似的,也忍不住有些想碰下水。


  他的手搭到泳帽上,把泳鏡好好地戴了上去,找了個中間的位置坐下,伸了兩條腿進水裏。這個姿勢倒有點像泡溫泉,而且水恰好還是溫的。


  久違的游泳衝動讓韓文清那張臉帶點不易見的柔和,但下一秒那抹柔和就被沖散在水裏了──因為葉修抓住他的腿把他給拽了下去。


  韓文清用力把鼻子裏的游泳池消毒水味給擤出來,回過頭要找葉修算帳時對方早已跑得不見人影,只隱約看見一條魚尾巴輕巧地晃走了。


  沒辦法,韓文清只好戴上泳鏡,往葉修逃跑的方向遊去。


  過程也換了好幾種泳式,畢竟好歹也算是個游泳教練,幾個常見的技巧都難不倒他。其實泳池也不算大,不一會兒他們就在盡頭碰著了。


  韓文清嘩地從水面抬起頭時,發現葉修正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那平常總是慵慵懶懶的眼睛,此時亮得和夜空中的繁星相差無幾。


  氣氛頓時變得有點奇怪,他發現自己吞咽唾沫的聲音異常響亮,在夜晚只有兩人的游泳館裏,他還是第一次有那麼反常的感受。


  「老韓,你遊得比我想像中還棒。」葉修突然伸手抱住了他,「……像魚一樣。」


  說完了這句,葉修就不說話了,頓時天地間彷佛只剩下他們兩人的心跳聲,隔著胸膛互相傳遞著熱度。


  「其實我有時候覺得……那天呼喚我的說不定就是老韓你。」半晌,葉修才細聲地嘀咕了句。


  貌似是感到害羞了,他推開韓文清拍拍尾巴就想遊走,但下一秒就被對方揪著魚尾巴整只拉了回來,緊緊抱入懷裏。


  「葉修。」韓文清低著頭,把下巴磕在他濕潤的頭髮上,「我前幾天,找人在浴室裝修了浴池。」


  葉修顫了一下……幸好韓文清現在看不到他的表情。


  「還有按摩功能的,全天候支援熱水,你想怎麼搞都行。」


  葉修的臉就貼在韓文清的胸膛上,他清楚地知道對方現在的心跳有多快,數也數不清。


  然後韓文清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跟我回家吧。」




[小後續]



  今年的冬天特別特別地冷,連韓文清這種平時不太泡澡的人都臨時起意放了一大缸熱水,想放放鬆泡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


  一方面當然也是因為那傢伙。


  韓文清進了浴室,一下子脫了個精光,髒衣服扔進洗衣籃裏,換洗衣物則好好地放置在不碰水的架子上。


  「葉修,給我讓個位置。」韓文清沖完澡,就走過去敲敲浴池邊,一隻腳已經跨進水裏。


  緊接著噗一聲,他整個人促不及防地被扯進水裏,吃了一大口洗澡水。這景象實在太熟悉了,他才不會認為是自己一時腳滑。


  「葉……修!」韓文清好不容易從水裏掙扎出來,第一件事就是把葉修揪過來一陣揉捏。


  「哇!老、老韓,別搔我……噗呼!」葉修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喘息聲,回過神才不滿地咬上了韓文清的嘴唇,重重地啃了又啃。


  韓文清一邊含著他的唇瓣,一邊順著魚尾巴摸下去,光滑鱗片的觸感在熱水裏有股異樣的冰涼,令人愛不釋手。


  葉修在接吻中發出了柔軟的哼哼聲,腰肢在對方手臂間微微顫動。韓文清的手掌很溫暖,帶動著水波輕輕撫過他的身體,就像無數根指頭來回觸碰著自己。


  這樣……不妙,十分不妙。葉修突然整個人往下一縮,只留給韓文清一個魚尾巴的影子。


  韓文清連忙想抓他,邁出的步伐卻大大地滑了一下,迎頭往葉修的方向栽了下去,兩人就噗嚕噗嚕一起沉進水裏。



  半分鐘後,他們才一起抱著浮起來。


  葉修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老韓,今天晚飯吃什麼啊?」


  「咖哩。」韓文清蹭了蹭他濕潤的唇。

 

─────────────

lo主對於人魚H有十分可怕的心理陰影所以不寫_(:3  )_

其實也不是陰影,就是當初沒想到能這麼搞……看完之後嚇尿了(。

 

咦、什麼?你們說人魚不是職業?(#

繼續徵求職業配對,最好連梗帶著一起( • ̀ω•́ )(是有多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