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

這文的組成大概是:60%腦洞+30%傻白甜+10%肉(硬是要肉

 

浪漫手機

 

[1]



  事情是發生在幾年前的某個賽季,葉修在Q市剛打贏了霸圖,就和霸圖隊長一起回到對方家裏去了。


  那時候他和韓文清已經是那種不可告人的關係了,但因為還年輕嘛,就覺得談戀愛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


  因為愛,所以愛。事後才知道,才怪!


  不過今天的主題並不是談戀愛,而是手機。



  回到韓文清的住處之後,兩個人立馬就癱床上去了。


  一場激烈的比賽打下來,不累也怪,雖然韓文清是很想壓著葉修來一回真人PK,只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且打輸的鬱悶還陰魂不散地聚集在心裏,實在提不起那個勁兒。


  做了一番人生思考的韓文清最後掏出手機,開始整理自己的短信消息。


  用手機的人都知道,短信只要一陣子不清就會積成短信海,而想要在其中找出自己需要的那封,無異於大海撈針。


  葉修在一旁無所事事地抱著枕頭滾來滾去,不一會兒煙癮上來了就爬起來滿世界找煙,然後板著一個嚴肅臉擺弄手機的韓文清進入了他的視野範圍。


  就算是幾年前,葉修折騰人的功力也是不淺,加上那年輕男人特有的童心未泯,一句話,磨人的小妖精(×)。


  「老韓,玩手機啊?」他劈手奪過韓文清的手機,「我看看……哎怎麼都是公務簡訊呢?說好的你儂我儂的曖昧簡訊到哪了?」


  韓文清用看傻瓜的眼神看他,你這傢伙沒辦手機我和誰你儂我儂去?


  「好了、手機還來,打你的滾去吧。」韓文清用腳背踹了踹葉修的腰,伸手去拿。


  「等等啊再讓哥看一下……」葉修左閃右躲。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抓著一個小手機搶來搶去不肯放手,模樣滑稽極了。


  「……啊!」


  這樣一爭一奪最後終於悲劇了。葉修手一滑,手機瘋狂旋轉地掉了下去。


  最後落在他的腳上。


  順帶一提,那時候韓文清還沒有換手機,而他當時的手機品牌,叫作諾基亞。




[2]



  「啊啊啊啊我看到你了葉秋不要跑!PKPKPKPKPKPKPKPKPK!不戰而返還算個男人嗎!」


  看著畫面上穿得金光閃閃的夜雨聲煩,葉修嘖了一聲乾脆俐落地把耳機給摘了。


  ……不過這大抵是各位職業選手們遇上黃少天首先會做的第一件事。


  葉修操縱著角色轉身就跑,被黃少天纏上可就麻煩了,他還在解限時任務呢!


  「話說葉秋,聽說你腳傷了沒辦法出場比賽?哈哈哈哈真是天意啊!那麼冠軍就是我們藍雨了!」黃少天似乎知道對方已經摘了耳機,手速飆起,成堆的文字泡頓時飄得到處都是。


  聽完,葉修果斷轉身,一葉之秋把著戰矛和劍客頓時戰得刀光劍影。


  「呵呵,哥就算腳跛了也能把你給收拾了。」帶著葉修那嘲諷MAX的笑聲,一葉之秋瀟灑離去。


  話說任務呢……葉修看了一眼有限時間,跪了。


  於是他默默地關了榮耀,改打地鼠練手速去了,那任務每天只能接一次的。
  


  韓文清端著熱騰騰的晚餐回到房間時,就看到葉修坐在電腦桌前一面打地鼠一面兩隻腳打節奏擺得正歡。


  「腳別擺,不怕二度傷害?」他靠過去把晚餐擺桌上,一隻手捏了捏葉修的大腿。


  「哥好得很!」葉修丟下打地鼠機拍案抗議,一雙腳又宣示性地晃了兩下,隨後疼得整個人趴到桌上去,「……哎你還是別說了,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哥肯定得被笑死。」


  因為腳被手機砸傷的丟臉原因,葉修暫時回不了B市,只能在韓文清家窩著。


  其實也沒有真的跛了折了那麼嚴重,只是被砸得腫了,走動會痛而已。


  韓文清也帶他去看過醫生,大致是沒有太大問題,比起腳傷,葉修還覺得這件事對內心的傷害比較大。


  實在無顏見江東父老啊……葉修鬱悶。回到嘉世,沐橙那小姑娘是多麼聰明伶俐的一個人啊,肯定一眼就發現了。


  相反地,這幾天他在韓文清家吃好睡好待遇也好,除了沒有煙抽之外。之前他都不知道原來韓文清這人會下廚啊,不過也對,老韓這不是一個人搬出來住的嗎?


  葉修含著湯匙,還是想不通平白都是一個男人自己住,為何對方就如此精通廚藝。


  而且還會替人包紮。事實上在韓文清拿出繃帶的時候,葉修就已經做好被對方包成木乃伊的準備,但最後繃帶實在纏得太完美,以致于葉修整個人都斯巴達狀了。


  「老韓,我看我乾脆留在你這裏不要回去了……」葉修小小地啜了口熱呼呼的濃湯,滿足地歎了口氣。


  「不行。」韓文清倒是回絕得很俐落,「你在這裏,Q市肯定一團亂。」


  「也對,出門還要小心別被霸圖粉圍毆。」葉修呵呵地笑了笑。




[3]



  吃飽喝足之後,葉修窩回床上,韓文清則是搬出醫護箱,朝葉修揮了揮手。


  「來這裏坐。」他拍了拍床邊。


  葉修緩慢地爬行過去,最後把雙腳露在外頭,韓文清就俐落地開始替他拆繃帶換藥。


  被諾基亞砸傷的地方腫了一大塊,韓文清輕輕按了一下葉修就嘶了聲收起腳,但醫生囑咐過必須天天按摩才行,韓文清只好叫他忍著替他揉揉。


  「好了。」


  韓文清重新把繃帶紮好,葉修憋了許久的一口氣終於呼了出來,整個人無力地癱回床上。


  哎還真是疼,但是一個男人實在不能輕易地叫痛,太沒面子了。


  韓文清也跟著躺上去,兩個大男人一下子把算是挺寬闊的單人床擠得分毫不剩。


  葉修還在念念不忘那股疼痛,韓文清看了一陣子那苦逼的表情,伸手過去捏捏他的腰,「怎麼樣?覺得有好點嗎?」


  一轉頭就看到韓文清過於嚴肅的表情,葉修不自覺脫口而出,「不好。」


  「抹點薄荷膏?」


  不是……葉修側過身轉向對方那邊,表情有點微妙,嘴角要勾不勾的,「那啥,老韓你怎麼回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怎樣?」韓文清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太溫柔了,不蘇胡。」葉修一臉認真……其實他是被自己那聲可憐兮兮的「不好」給雷到了。


  韓文清有點想扁他一頓,又有點想笑,最後他將嘴唇湊了過去,啃了一口葉修的頸子。


  「現在就來欺負你。」



  葉修艱難地張嘴,只吐出一聲低沉的喘息。這哪里算是欺負了?分明就是調戲!


  這麼一個腦內思考的空檔,韓文清的手又觸摸得更上面了些,骨節分明的手指在胸前劃來劃去,偶爾碰到不該碰的那點,都激得葉修忍不住泄出一聲呻吟。


  「嗯那啥、老韓你,你今天畫風不太對啊……」葉修掙扎無果,只得伸出那只沒受傷的腳踹踹對方肚子,「難不成你等我受傷已經等很久了,就想趁這天結果了哥?」


  韓文清直接就這個姿勢把他褲子扒了,一手揉上白皙肉實的大腿,向一旁分開。


  嗯、結果你,但是是這種結果法。韓文清脫掉那條感覺有點毀氣氛的小雞圖案內褲,徹底攻陷最後一道防線。


  韓文清擺弄了一會葉修的前面,之後轉身去找潤滑的物品,視線轉來轉去只看到那條擺在矮櫃上的薄荷膏。


  「……喂,不是吧?」注意到對方手上拿的東西非常不妙,葉修忍不住踢著腿掙扎起來。

 
  韓文清已經擠了一大堆在手上。木已成舟,葉修英勇赴義。


  這時,矮櫃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葉修皺著一張臉聽著那手機鈴聲,越聽越熟悉,「臥槽……」那不是聯盟最新一期的推銷廣告嗎?


  馮主席那蒼老而不失威嚴的聲音聽得他都蔫了。


  韓文清嘖了一聲,那是他特別設的工作來電鈴聲,不得不接。沒辦法他只好抽張紙巾抹掉手上的膏藥,拿起手機。


  但他還是小看了薄荷膏的濕滑度。


  韓文清手一滑,諾基亞就穿過他的指間落了下去。


  最後,砸在地板上。



  世界毀滅了(不)。

 

 

─────────── 

 

沒有任何手機黑的意思,就只是個梗ω`) 

 

在寫的時候感覺和之前寫的韓葉都不太一樣……不自覺地寫出男友力超高的老韓(。

其實標題應該是毀浪漫手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