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雙方性轉注意!

大概是除了韓葉性轉之外其他人都沒變這樣的設定

牌、睡衣、枕戰!百合大法好好好!!

 

睡衣派對(上)



  看劇看得心滿意足之後女孩們開始了飯後的打牌運動──抽鬼牌。


  第一回慘敗的戴妍琦滿是牌的雙手一攤,「那我先去洗澡囉!」


  其他人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後埋頭洗牌繼續爾虞我詐的飯後活動。



  隨著時間的流逝,妹子們一個接著一個跑去洗得香香的再跑去弄宵夜吃,房間裏不知不覺已經剩下葉修和韓文清兩個人。


  「老韓,妳抽吧。」葉修笑瞇瞇地舉著兩張牌,笑容要說多蝟瑣就有多蝟瑣。


  但韓文清一個鐵錚錚的霸圖女孩兒才不怕她,兩根細指乾脆俐落地抽了一張……鬼牌。


  「呵呵。」葉修用最後一張牌遮著嘴笑,眼神挑釁地看向韓文清,「我覺得我不會輸呢,老韓妳覺得呢?」


  韓文清抬起頭朝四方望瞭望,隨即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妳輸定了。」她湊過去吻住葉修的唇。


  被親得各種暈乎乎的葉修最後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迫抽了鬼牌,輸得一乾二淨。


  「……耍流氓真是太可恥了!」葉修抱著換洗衣物忿忿。


  「彼此彼此。」



  接著最後一個進去洗澡的韓文清發現自己被坑了。


  因為這場女子會實在舉辦得太過倉促,換洗衣物還來不及備齊,然後戴妍琦就自信滿滿地保證她家的衣服一定包君滿意……


  「……」韓文清對著一團不知道該說是衣物還是薄紗的黑色絲質睡衣無語惆悵。


  半晌她還是咬牙切齒地穿上了它,畢竟破廉恥的裝扮總比光溜溜的要好吧……



  韓文清走出浴室之後,發現被坑的似乎不只她一個。


  穿著兔子毛茸茸連身睡衣的葉修望著穿著黑色蕾絲睡衣的韓文清;穿著破廉恥睡衣的韓文清望著穿著賣萌睡衣的葉修。


  「……年輕人的世界,我們不懂。」葉修心有感慨地歎了口氣。




睡衣派對(下)



  幾個妹子聚在一起吃宵夜,也沒有弄得很豐盛,甚至還有點草率,但畢竟個個都是打網遊混大的,真正緊張的時候一餐兩餐吃吃泡面也是常有的事。


  妹子們在泡面裏打了幾個蛋花,再放點肉片和青菜,滾水煮過之後香味四溢,這就成了一頓豐盛的宵夜了。



  填飽了肚子,姑娘們就開始整理晚上睡覺的床鋪。因為人數算是挺多的,戴妍琦的房間裝不下,所以她們決定一起睡大通鋪。反正主要也是打打鬧鬧聊個天,增進彼此的感情,倒是沒有人在意好不好睡的問題。


  「我還是第一次睡大通鋪呢!」戴妍琦穿著點點睡衣,手上抱了個軟萌的兔子抱枕──仔細一看還是和葉修那件睡衣同個圖案的。


  「嗯,挺新鮮的啊。」楚雲秀已經鋪好了床,手上抓著平板,想來又是不浪費一分一秒地在努力追劇。


  葉修和蘇沐橙合力鋪著兩個人的墊被,忙得分身乏術。



  韓文清還在在意自己身上輕薄短小的睡衣,沒注意到一旁忙完了的葉修抱著個枕頭就賊兮兮地靠過來。


  噗!一顆枕頭氣勢洶洶地砸到韓文清的臉上。


  偷襲成功的葉修一溜煙地竄到一邊去了,韓文清黑著臉抓著枕頭,抓准她移動的方向就扔。


  沒想到居然正好打飛了正在看劇的楚雲秀的平板,幸好平板平安地落在軟軟的床墊上,但這下楚雲秀也加入了這場混戰。



  場面一發不可收拾,連安分鋪床的蘇沐橙都被流彈波及,使得這個看似漂亮又氣質的姑娘也毫不手軟地抄起枕頭遠程攻擊,枕頭炸彈炸裂得比誰都響。


  韓文清和葉修已經進入了兩人對戰的狀態,兩位元多年的對手決一死戰自然是沒有人插手的。


  房間裏儘是妹子們奔跑和嬉鬧的笑聲,伴隨著一聲聲枕頭擊中目標的悶響。


  突然地,戴妍琦家的門鈴響了。所有人的動作猛地暫停。


  「哇……糟了!」戴妍琦捂住嘴巴,「會不會是鄰居來抗議?」想想這個時間也算晚了,她們這樣鬧疼,不招來鄰居的怒氣也難。


  「沒關係,我陪妳去道歉。」楚雲秀第一時間站了起來。


  「我也去!」蘇沐橙挽住兩位的手,三個人就這麼往玄關移動了去。



  葉修把韓文清砸自己臉上的枕頭拿開,她的發絲已經完全淩亂了,細碎而柔軟地散在床墊上。


  回過神來她發現韓文清正居高臨下地壓著她,女孩子柔軟的大腿貼在一起,溫暖的體溫緊緊偎著彼此,本來就已經很輕薄的布料更是淩亂不堪──然而對方似乎沒有注意到這個姿勢的不妥,一雙眼睛直直盯著她的臉。


  「老韓,我都看到妳的肩帶了……」葉修看著上頭的身影默默地開口,「妳真的不整理一下?」


  韓文清知道這是對方支開她的把戲,嗤了一聲豪邁地把落下的衣服扯回肩上,身體繼續壓著葉修。


  「沒有什麼想說的?」韓文清看著她,像是行刑前的劊子手。


  嗯……葉修偏著頭思考了一下,隨即對上韓文清的眼神,嘴角勾著笑,「……晚安?」


  韓文清俯下臉去,吻住了女孩子柔軟的嘴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