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題:特殊的掀裙子技巧(×

 

全職/韓葉,大概是新婚背景(?

女裝!有穿婚纱的老葉!

沒頭沒尾的肉,肉的部分還沒滿一千ry(卡肉卡得銷魂

 

婚紗



  葉修剛從一大團蕾絲裙擺的簇擁下脫離開來,就被韓文清摟了過去,照著臉沒個章法地亂親一氣。


  「哎、你等……」葉修撇著臉努力地掙扎,最後不滿地靠過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你就不能等我把這鬼東西給脫了嗎?」


  韓文清把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次,柔美的長長裙擺、細緻俏麗的荷葉邊、輕薄柔軟的布料……那是一件女式用裙,改成了大尺寸,現在正套在葉修身上。


  更重要的是,那還是件婚紗。


  韓文清想了一想,臉又往葉修的頸窩埋了回去,手摸到沒有布料覆蓋的背上,「你還是穿著吧。」


  「……


  其實他剛才之所以會被裙擺給纏住,那都是眼前的某人害的。畢竟有哪個男人會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掀裙子?!


  婚紗的布料又薄又輕,一掀就是飛整片的,然後新娘葉修大大就被自己身上的裙子嘩啦啦地糊了一臉……


  「老韓,我和你相處那麼久了,還是第一次知道你有掀人裙子的興趣啊?」葉修決定一定要好好糗一糗對方。


  韓文清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半晌輕輕笑了一下,「是啊。」


  「不過我這是第一次掀,還不太上手。」他抱住葉修的腰,把人放倒在嶄新的花色地毯上,「……需要再多熟悉熟悉。」



  葉修很快又對自己的老對手有新的認識。比如耍流氓的手段。葉修仰頭望著天花板,又艱難地低頭看了看幾乎整個腦袋都埋在裙擺裏的韓文清,覺得自己肯定學不來。


  「唔、老韓……你別弄髒裙子。」葉修瞇著眼睛,感受到對方的舌頭不緊不慢地撩撥著自己,「不然該怎麼和沐橙交……交代。」


  韓文清沒出聲,只是又在對方柔軟的大腿肌膚上吮出一個帶著水跡的印痕,然後將兩條腿往兩旁分得更開,又把裙擺向上攏了攏。


  葉修迫不得已只好自己伸手抱住裙子,但如此一來他便沒有餘力去管韓文清在做什麼了。對方似乎就是抓准了這點,動作得那叫一個飛快,他都還沒看清楚從哪兒掏出來的潤滑液,那黏糊糊的手指就已經進到體內來了。


  「嗯……」葉修從鼻子悶悶地哼出一聲,覺得這個姿勢實在難受,又看不到韓文清在搞什麼,腰臀就抬起來挪了挪。


  「別動。」韓文清按著他的腰把他給抓了回來。


  「我就是換個姿勢……」葉修不滿地動動腰,繁複的裙擺因為快感而被他的兩隻手攪在一塊兒。


  禮服和地板的毛毯都是嶄新的,要是弄髒之後要清潔想必很麻煩,想來想去,能弄髒的也只有人了。韓文清小心翼翼地將帶著黏液的手指一點一點地深入,並且均勻地塗抹在柔軟的肉壁上。再怎麼小心還是有些漏到了外頭,那些就全被韓文清用手掌抹到葉修的臀肉上了。


  「……老韓你快點行不!」


  他的老腰因為這種姿勢酸得要命,裙擺又不停地散開來,韓文清專注在後方的潤滑上了,根本顧不上他早已經顫得可憐兮兮的前面,難耐得簡直要抓狂。


  話音剛落,體內的手指瞬間就拔了出來,激得葉修忍不住低叫了一聲。


  韓文清正抓著他的腰替他調個舒服的位置,才低頭看他,動作卻忽然停了下來。


  「嗯……?」葉修慢吞吞地撐開眼皮,濕漉漉的水光在眼眶附近閃著,那狹長的黑色眸子立刻變得含情脈脈了起來。


  於是韓文清視野範圍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愛人躺在已經半褪的婚紗之間,多層的裙擺像是花瓣一般簇擁著躺在上頭的人,因為不常日曬而一片雪白的肌膚和淡粉的質料相互輝映,美得令人忘記眨眼。


  「葉修。」韓文清低下頭咬住那對唇瓣,極緩極緩地吻著對方,直到唾液均勻地化在一起,兩人的嘴唇上都是誘人的水光。


  葉修的腿勾住他的腰,代表的意義不言而喻。韓文清順著這個姿勢慢慢進入他,看著他的臉從皺著眉的表情到逐漸習慣,他吻了吻對方的頸子,嘴角勾著一抹淺淺的笑。



  「……新婚愉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