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

同居背景,OOC,這次全職無關的東西字數比較多_(ε:)_

偷偷夾帶了自己的告白(?)。
 α全職無關,正文裏管理員小哥的故事請隨意看看笑笑就行~

 

情侶衣內幕



  說到小兔子情侶衣,那還是韓文清和葉修一起去挑的。



  「你這什麼品味?」韓文清皺著眉毛,看著葉修興沖沖地挑了件有張兔子臉的T恤到他身前比劃比劃。



  「老韓,這叫反差萌。」葉修笑,轉身就要結帳,「你穿著去霸圖,隊員們肯定覺得你萌萌噠。」



  「……」什麼跟什麼。



  也不知是聽了葉修那話,還是純屬不介意,總之韓文清隔天還真的穿著兔子上衣去了俱樂部。



老韓的弱點



  「老韓你怎麼啦?」葉修走進廚房時,就看到韓文清那萬年錢包臉揪成一個很微妙的弧度,嘴角還微微顫動著,「臉抽筋了?哥不是讓你在家就換個表情嗎?」


  視線一轉,葉修也驚呆了。


  「臥槽,那麼大只蟑螂,抄傢伙使勁打啊老韓!」葉修捅了捅韓文清的腰,但等了又等對方還是沒有動作。


  有股預感在葉修心中逐漸成型,他覺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像挖了個明星緋聞的小狗仔一樣雀躍。


  「那啥,老韓你該不會……」他默默地抬起頭看向韓文清的臉,「怕蟑螂吧?」


  韓文清的表情突然劇烈抽動了一下,排山倒海的威壓一下子全都釋放了出來,但葉修可是有了十年經驗的男人,威壓技能無效。


  「沒關係,哥不會笑話你。」葉修帶著溫和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背過身笑得都要岔氣了。


  笑夠了之後,葉修心情不錯地拿起拖鞋晃了晃,「哥就來上演一回英雄救美吧。」


  塑膠拖鞋緩緩地往那黑色物體移近了一吋,再移近了一吋……然後,黑色物體展開翅膀,飛翔了。


  「……臥槽!!!!」


  廚房中頓時充滿了罵聲。



  張佳樂今天是來給隊長送資料的,但當他到了六樓的時候發現門竟然沒有鎖,一進門葉修就飛快遞塞給他一瓶罐子。


  他低頭一看,殺蟲劑……


  「張佳樂你來得正好,快用百花式打法滅掉這只大強!」葉修和韓文清兩個人用抱枕擋著頭蹲在沙發後進行掩護。


  「什麼大強……


  張佳樂抬頭一看,巨型的黑色物體正在自己面前盤旋著。




五樓住戶的看法



  五樓住戶是個正在讀高中的妹子,也就是所謂的JK


  事實上她在一個禮拜前都是個常常翻閱言情小說的夢幻少女,什麼總裁愛上我總裁是惡魔總裁吧啦吧啦的。


  但就在那天,她目睹了六樓住戶的奸……堅貞不移的愛情之後,她看的書就成了《原來總裁是總受》、《禁欲系列之好想撲倒總裁》……現在正被她擺在書櫃最好拿取的位置美美地收藏著。


  朋友們也都很驚訝她的風格轉變,但在知悉了原因之後都紛紛地祝福她,並且還有人高舉拳頭說:「我們一起出本吧!」她簡直是噙著淚水接受的,有同好的世界真是太美了。


  場子就在下個月了,她為了那神聖的一日做了一個橫批,不到那天不會拿出來看,但她的心裏永遠激蕩著那句話──



  「韓葉,一生推。」




α
、管理員小哥也要談戀愛



  管理員小哥覺得自己能在三十幾歲就當上管理員全是多虧了自己酷炫跩的名字。


  沒錯,管理員小哥的名字就叫管禮元。


  管禮元從小就覺得既然自己的名字都那麼給力了,不去蹭個管理員來做簡直太對不起父母,最後他當上了大樓管理員,也就是他目前的工作。


  但最近他突然有了一股辭職的念頭,因為六樓住戶實在太TM的閃了,簡直不能忍。


  若要用個貼切的比喻來形容的話,就是自己前一天晚上殘酷地看了一眼生活費的赤字,後一天就有人在微博上曬大餐曬名牌那樣,覺得真心不能再和對方愉快地玩耍了。


  而且說到這六樓住戶,還是兩個男的,分開來看也就是兩普普通通的大男人,但當他們混在一起那就是一個閃字。


  閃得管禮元自己都想怒交男……女朋友了。


  但也就只是想想,畢竟人家說嘛,感情這種事是不能強求的。



  這天管禮元也是一如既往地整理著六樓住戶撿到的大量錢包,煩不甚煩,他簡直想直接在管理室前面擺個攤,誰要誰拿去。


  「話說這錢包觸感還真好……」擺弄到一個毛茸茸的小兔子錢包時,他低低地咕噥了聲,頓時覺得心情變好了些,治癒系的魔力真是無孔不入。


  接著他就聽到管理室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身為管理員的他自然要關心一下,於是他從小視窗中探出個頭來。


  一個大學生年紀的青年正慌張地向這邊跑來,那模樣和他自己上次追不上垃圾車丟不了垃圾的神情相差無幾,於是他很有同感地問了句,「小夥子,你怎麼啦?」


  「……錢包丟了。」大學生停在管理室前大口大口地喘氣,語氣中透著一股絕望,但當他平靜下來看了眼管禮元之後,表情又瞬間像中了大獎那樣雀躍。


  管禮元簡直懷疑對方精分了……


  「就是那個!我的錢包!」下一秒大學生伸出食指比了比他手上的小白兔子,十分燦爛地笑了起來,一米八的身高一點也不嫌沉重地蹦了個老高。


  管禮元看著他那隨著開懷的笑容一顫一顫的長睫毛,和因為笑容而顯得更俊秀的臉蛋,一時忘了把手上的錢包給遞出去。


  然後大學生湊上來,雙手誠摯地包住了他那只抓錢包的手,「我一定要感謝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管禮元就這麼被半拖半拉地來到了三樓門口,他的預感告訴他事情有點不對,「不用感謝啦,那也算是我的工作啊。」但畢竟還是沉浸在美色的誘惑中,他也不過做做柔性反抗而已。


  「至少讓我請你吃頓飯。」大學生誠意十足地說著。


  「好吧。」管禮元妥協了。


  隨後大學生就拉著管禮元坐到飯桌前,然後自己鑽到廚房裏忙進忙出。不一會兒,飯桌上就擺滿各式各樣的菜。


  「……」不覺得進展有點太快了嗎?


  管禮元傻愣愣地動筷吃著,只覺得光是這滿嘴菜香飯香就要把他給攻略了,長得好看又會煮飯,這……必須娶回家啊。


  ……等等,對方可是個男人啊?


  管禮元被腦袋裏猛然冒出的念頭給嚇了一大跳,連忙把自己從走彎的路線上拉回來。


  「謝謝你的晚餐。」管禮元腦子裏只想著趕快離開,並沒有注意到對方的眼睛從頭到尾都直盯著自己,「那個,我得回去工作了。」


  「嗯……管理員的工作很辛苦吧?」大學生垂下頭,那染成淺棕色的頭髮貼著臉頰,也跟著垂頭喪氣起來,感覺特別可憐,「有空的話能和我出去嗎?」


  管禮元又再次承受不住美色誘惑,和對方交換了電話號碼。公私分明,公私分明……他默念了幾次。


  在臨走之前,他忍不住回頭再看了一眼對方,那張溫溫柔柔的漂亮臉蛋微微地笑著,朝著他揮手,管禮元怔了一下,嘴角也勾起了愉快的弧度。



  接下來的日子簡直像是兩人專場一般,只要管禮元一有空他們就往外跑,管禮元沒空的話大學生就直接到管理室找他。


  如此這般的相處模式令管禮元忍不住想起一個詞,叫熱戀情侶。


  那天晚上,大學生再度邀請他到家裏用餐,管禮元一再告訴自己要冷靜,邀朋友到家玩什麼的完全就是正常現象,沒有別的。


  結果整頓飯就在他的心猿意馬之下不知不覺地結束了,管禮元幫忙收碗時大學生就問他,「今晚的星星很漂亮的,要不要到陽臺看看?」


  管禮元簡直緊張得要死,但還是忍不住跟了過去。



  到了陽臺,管禮元抬頭向夜空一看,發現那裏壓根兒一粒星星也沒有,月亮倒是挺圓的……


  「那個,禮元前輩。」大學生突然轉過頭來,兩隻眼睛圓圓亮亮地注視著他,「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呢?」


  「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打從一開始,甚至你沒有注意到我的時候……」像是在回憶似地,他閉上眼睛,細長的睫毛在月光映照下微微發亮。


  「不能!」管禮元猛然打斷了對方,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從大學生一腳踏入他的生活圈之後,一切全都亂了套。


  「嗯,我知道……禮元前輩一直想交個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大學生一開始還很平靜,但說到「女朋友」三個字時,他無預警地哭了出來,「所以我不行……


  他抽抽咽咽地說著話,管禮元對於他的眼淚感到手足無措,想安慰又不知從哪里安慰起,畢竟造成這種結果的是自己。


  「你、你別哭啊。」管禮元慌了半天,心一橫乾脆抱住了他,手輕輕拍著他的背,像哄嬰兒那樣安慰他。


  大學生安靜了一陣,兩隻手搭在管禮元肩上把他拉開一些,然後輕聲笑了起來,「騙你的。」


  「禮元前輩慌慌張張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大飽眼福喔。」他的臉有點紅,一臉饜足的樣子。


  管禮元怔怔地看著他,那狡猾的笑容和漂亮的臉蛋也十足般配,管禮元卻像第一天見到這個傢伙似的,那張臉怎麼看怎麼陌生。


  「其實這事兒不需要你答應的。」大學生慢慢地說著,他的手搭在管禮元的腰上,扣得死緊,「反正你終究是我的。」他的語尾化作了氣音,在管禮元耳旁拂過。


  管禮元的腦袋轉來轉去轉來轉去,轉得都炸了,也沒想出一句完整的話說出口。


  「好,為了慶祝第一天交往,我們去房間吧!」


  「等……不是說不和你交往的嗎?你摸哪!喂……



  於是管禮元先生就這麼交了男朋友,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管禮元的故事就到這裏結束了,感覺超速食簡直了(。),總而言之就是個交男朋友的故事啦ww

我還滿喜歡看起來很純良但其實心底很黑的那種小孩('へ')

 

同了個居到這裏就正式完結咯,非常感謝連我的廢話都不省略看到這裏的小夥伴們,麼麼噠!

最後,韓葉一生推:。゚ヽ(*'∀`)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