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

小段子形式,單篇獨立,OOC可能有

ABO,一點點肉







  等他們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在室內急速彌漫開來的資訊素,以及鋪天蓋地的熱潮就彷佛重錘般地將兩人的腦袋打懵了。


  葉修一下子撲到韓文清身上,男人硬梆梆的骨架磕得他渾身發疼,但那都不是現在最迫切的。他抓著韓文清的肩膀啃上對方的嘴唇,韓文清就狠狠地用舌頭侵入他,頓時翻攪得唾液分不出你我。


  「唔、該死……」葉修從牙縫擠出一句話,他的嘴唇被咬破了一個口,嘴裏都是血的甜腥味,現在這種狀況他無論吐出什麼話都像喘息。


  抑制劑……他茫茫然地想著。


  事實上當發情期開始的那一刻,韓文清出現在視野範圍中的時候,他連抑制劑就在抽屜裏這件事都無法想。


  Alpha的資訊素灼熱的像一團火,尚未觸碰到他的身體,就已經將他的理智燃燒殆盡。


  葉修堅持不到韓文清抱他到床上,底褲已經濕得一遢糊塗,他好不容易使力將它扯下來,眼睛迷迷糊糊地往前一看,韓文清卻還在櫃子旁磨磨蹭蹭地不知道尋找著什麼。


  「老、老韓,不用潤滑了……」他的指尖往難受的地方戳進去,一入一出都牽扯出不少水漬,很快床單便濕了一大片,「你快點……啊!」


  韓文清抓著他的腿一下全部埋了進去,對方的身子劇烈地顫抖,使得他非得牢牢地扣住對方的腰肢才不會讓他滑出去。


  葉修的身子簡直熱得像團火,那帶有淡淡煙味的清甜資訊素似乎正在試探著他,想要和他融合在一起。


  他就將整個身軀壓了上去,撲進了那團火裏。







  葉修兩指夾著煙捲說,哥抽得不是煙,是寂寞。


  韓文清就按著他的手把煙給撚熄了,說,我陪著你還寂寞個什麼勁?
 

  葉修的雞皮疙瘩都掉了滿地,連煙也掉了。






 
  為了戒煙(被迫),葉修開始吃糖。


  明明吃得是甜膩膩的東西,臉上的表情卻苦逼得不得了,韓文清天天看著看著,終於忍不住了。


  「你怎麼回事?」韓文清捏著他的臉,葉修口中的硬糖就停在一側,臉頰突兀地鼓起了一小塊。


  「哥想抽煙。」葉修嗚嗚呃呃含糊不清地回答。


  韓文清聽他這話都聽膩了,自從宣佈戒煙開始每天像是按了答錄機的重放鍵一樣不停地來回播放播放播放……


  「……給窩煙!給窩煙!」葉修還在那裏口齒不清地給人增加精神疲憊度。


  於是韓文清立刻就像火山一樣炸了,把人抓過來吧唧了幾下,葉修口中的糖幾經輾轉最後落到他嘴裏。


  糖球在口裏轉了兩下,他立刻皺起眉……太甜了!實在不怪葉修不喜歡。


  韓文清喀啦喀啦幾口把糖給咬碎了咽下去,然後跑到一旁的購物袋往裏掏了掏,掏出盒喉糖。


  「換個口味。」


  「……」原本以為對方會掏煙給自己的葉修心都碎了。


  不過都到了這個份上也只能認栽,交了個不抽煙的男朋友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人生啊人生。葉修拆了顆糖塞進嘴裏,然後在某人的目光下唉聲歎氣地縮回電腦椅裏。



  過了幾天,韓文清發覺事態變得更加嚴峻了。


  他看向桌上堆成山的喉糖包裝紙,感覺眉頭一抽一抽地疼……怪不得怎麼覺得最近接吻總有股薄荷味兒呢?


  「老韓你站那不動是在嚇人呢?」葉修嘴裏還含著喉糖,一張口就是滿滿的薄荷味,他盯著韓文清突然想起件事,「啊、話說那糖快沒了,你去商場的話再替我買幾包。」


  韓文清沒說話,走過去用手掂量掂量葉修的肚子──居然又胖了!


  「不准再吃了。」韓文清劈手把他手上的半包糖搶過來,扔到自己桌上。


  葉修嗷了一聲,直往他撲了過去,「老韓,做人不帶這樣的!」


  「你沒收我的煙,又搶我的糖果,這日子還能不能過了?」葉修一臉沉痛,一副「難道你媽沒有教過你不能搶小孩糖果嗎」的表情。


  韓文清的眉毛抽了抽,然後他很敏銳的從葉修的細部表情變化發現了一絲不同。


  「葉修,你該不會……對糖果上癮了吧?」


  呃。葉修的表情僵住了。



  於是既戒煙之後,葉修(被迫)開始了一個新活動。


  叫作戒糖果。

 

 

─────────────

寫完一字部就可以寫二字部之後還有三字部……不覺得很美好嗎*٩(°°*)و*

覺得韓葉可以永無止境的寫下去(๑ơ  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口 的頭像
三口

迷霧不興

三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